田冰冰 改歌词秀广告 灰色儿歌该不该唱

时间:2020-12-14来源:未知
田冰冰在“3.21世界儿歌日”来临之际,江北区兰溪小区乐源幼儿园组织孩子举行了儿歌演唱会,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,表演《小燕子》、《数鸭子》等经典儿歌,但孩子们下了台喜欢念叨的却是电视里的广告词。4岁男孩脱口秀广告当天,记者问刚表演完节目的4岁小宇最喜欢唱哪些儿歌,他挠挠脑袋半天说不上来。在旁边的母亲叫他大胆回答,小宇以为是让他自由表演,脱口而出一串儿广告语:“哪里不会点哪里,妈妈我要点读机!”“

在“3.21世界儿歌日”来临之际,江北区兰溪小区乐源幼儿园组织孩子举行了儿歌演唱会,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,表演《小燕子》、《数鸭子》等经典儿歌,但孩子们下了台喜欢念叨的却是电视里的广告词。

4岁男孩脱口秀广告

当天,记者问刚表演完节目的4岁小宇最喜欢唱哪些儿歌,他挠挠脑袋半天说不上来。在旁边的母亲叫他大胆回答,小宇以为是让他自由表演,脱口而出一串儿广告语:“哪里不会点哪里,妈妈我要点读机!”“蓝瓶的钙,好喝的钙”、“有了肯德基,生活好滋味”……小宇的表演一下子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“很多孩子都喜欢背广告词,甚至比儿歌更来劲儿。”园长吴倩说,组织这次儿歌演唱会时才发现,许多孩子受社会影响,像广告词这样的灰色儿歌,只要在电视里听过几遍,他们随时可以背出来,反倒对传统儿歌失去了兴趣。

“不是孩子们不喜欢唱,而是好的儿歌实在太少了。”江北区七彩阳光幼儿园园长巫萍萍说,她们这两天也在为世界儿歌日搞演出,但选来选去也找不出几首新鲜的好儿歌。经典的儿歌就那么几首,孩子们早就唱厌了,而现在的儿歌内容生硬、节奏单调,连老师都倒胃口。

小学生喜欢改歌词

没有好的儿歌,年龄稍大的小学生迷上流行歌曲,有的还悄悄地改歌词,创造出灰色儿歌。家住江北区平常人家小区3栋21楼的陈沁说,他有次听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唱:“太阳出来我爬电杆,爬上了电杆我耍电线,电线放出了高压电啊,把我送进了阎王殿,我给阎王上根烟,阎王送我上西天……”这样的灰色儿歌,让陈沁大吃一惊。

“改编流行歌曲在高年级学生中比较常见,大多是图着好玩或发泄一下情绪。”南岸区天台岗小学副校长魏莉说,重要还在于引导,这学期学校让学生自创文明礼仪儿歌,没想到孩子们创作出相当多好听的儿歌来。

孩子喜欢就是最好的

“儿歌不分什么好坏,只要孩子喜欢就是最好的。”家住九龙坡区黄桷坪的重庆发电厂退休职工曹新义说,小时候唱过的那些儿歌看起来都有些不雅,比如“老太婆,尖尖脚,汽车来了跑不脱”、“又哭又笑,黄狗飙尿”,唱了几十年,影响了几代人。

什么样的儿歌才是好儿歌?当孩子们嘴里冒出灰色儿歌,是容忍还是制止呢?欢迎读者拨打本报热线966988,或登录本报网站留言,参与话题讨论。记者汤寒锋

好儿歌哪去了

文学创作上的浮躁之风,也刮到了儿歌这片纯净土壤。

“有的作家一次出手十几首、二十几首儿歌,但没有一首可用。不求精、不求美、粗制滥造的创作态度正在侵害儿歌这一文体的纯美。”《幼教园地》编辑黄玮说。

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、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方卫平教授认为,相比传统儿歌,无论是审美趣味还是艺术质量,当代都没有完成对传统儿歌的传承和超越,内容偏向了教育的功用,文化内涵越来越苍白,缺少了传统儿歌那种天然的、蓬勃的生命力,缺少了游戏性、娱乐性、谐趣性。此外,创作儿歌的形式相对单一,许多儿歌的形式如连锁调、问答歌、颠倒歌、绕口令等没有得到传承和创新。据新华社

我有话说

田冰冰(巴蜀小学语文教师、全国十佳班主任)

从某种角度讲,擅长背广告词是孩子模仿能力强的表现,能改歌词更是说明他们有创造能力,只要不是低级趣味的东西,都可以接受。

贺小燕巴南区乐一融合幼儿园园长、儿童心理咨询师

孩子们唱多了充满情爱、暴力的灰色儿歌,童真或许就会过早失去。家长和老师们要多关注儿童需要,为他们选择琅琅上口、充满童趣的儿歌。

责编:刘海丰

上一篇:振奋不已 美国华人华侨振奋不已 对北京奥运开幕反响强烈下一篇:中华复兴网最新消息 启航新时代呼唤中华民族复兴新史诗

热门tag